敦和资管徐小庆:中国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性会越来越弱 将更多转向中高端制造业发展
发布易
2022-01-19 16:00

摘 要:

徐小庆认为,对中国而言,如果仅仅靠货币的放水去试图解决经济发展问题的话,会引发贫富差距拉大等社会问题;中国的经济转型正在发生,中国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性会越来越弱,将更多转向中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如果我们认为美国的通胀在2022年无法下降,那就意味着美国在2022年存在高于市场紧缩预期的风险。

经济增长是不是通过印钱就可以解决?难道只要利率一直下降,政府就可以一直举债吗?由现代货币理论(MMT)引发的问题打破了人们“勤劳才能致富”的常识。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升了全球各类资产价格,让持有资产的人“躺赢”,产生了“不劳而获”的“财富幻觉”。

近日,在中国财富网出品的《投资论·2022》第六期中,敦和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小庆与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洪灝从现代货币理论谈起,深入解读了货币政策如何撬动实体经济发展。而“印钱”带来的看似完美的“造福神话”,其实隐含了一个“死穴。”

徐小庆认为,对中国而言,如果仅仅靠货币的放水去试图解决经济发展问题的话,会引发贫富差距拉大等社会问题;中国的经济转型正在发生,中国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性会越来越弱,将更多转向中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如果我们认为美国的通胀在2022年无法下降,那就意味着美国在2022年存在高于市场紧缩预期的风险。

6

印钱不能解决社会深层次问题

洪灝:现代货币理论(MMT)能否运用到中国的宏观经济管理层面?

徐小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回答的是经济发展能否靠印钱解决。

如果国家想要发展经济,靠发钱给老百姓,这时候就需要大量发行国债并且由中央银行来购买,从而达到印钱的效果。以日本为例,日本每年的财政支出都是不断扩张的,然后日本央行去购买国债,所以日本大部分的国债都是由本国的央行或投资者所持有的,不存在国债发不出去的问题。这个过程中,只要不引发通胀问题就没有太大的阻力,但是一旦引发通胀,对经济发展的危害就会变得非常大。

这具体表现在,虽然国家印钱的初衷可能是美好的,但是这不能解决社会的深层次问题,并且带来的负面作用是,在整个社会的生活成本大幅提高之后,穷人将会最先感受到通胀压力。

就拿美国来说,通过观察疫情之后的美国居民资产负债表,美国前50%居民的资产增长要远远高于后50%居民的资产增长,可见美国的贫富差距实际上正在扩大。因为美国直接靠财政补贴带来的居民财富增长,不仅仅体现在存款现金的增长,关键的是它带来了房地产、股票等资产价格的大幅上涨,而这些资产价格的大幅上涨,更容易反映在富人的资产负债表上,因为富人持有这些资产的比例远远高于穷人。

因此对中国而言,如果仅仅靠货币的放水去试图解决经济发展问题的话,它带来的副作用也是一样的,会引发局部的资产过热,比如供不应求的一二线城市房产等,从而引发贫富差距拉大等社会问题。

此外,资产价格上涨不仅仅会拉大贫富差距,还会使得大多数人产生一种财富幻觉,即认为自己其实不需要辛勤地工作,财富依然是增加的,因此这些人也不愿意再去工作,只想“躺赢”。就拿美国来说,美国长期的宽松货币政策导致股市长牛,给民众造成了一种财富幻觉,这也间接导致美国现在的就业市场恢复非常缓慢。

中国的经济转型正在发生

洪灝:2022年,中国的房地产和出口是否存在走弱的可能性?

徐小庆:其实这是一个老问题,就是中国的经济转型能否成功的问题。

其实中国的经济转型已经开始进行并取得了比较好的结果,跟两三年前相比,中国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性其实已经逐步下降。

人民币就是一个最好的指标,在2014到2018年的这段时间,人民币处在一个长周期的贬值过程中,反映出市场认为中国的旧经济模式已经走不下去,但是又没有看到新的经济模式发展起来。而疫情给了中国一个非常好的时间窗口,因为中国的生产能力恢复很快,而周边经济体的生产能力恢复相对较慢,所以中国在短时间内展现出了优势,并带动中高端制造业的产成品的市场份额趋势性上升。中国现在的制造业在很多领域上其实已经有所“脱胎换骨”,已经不同于原来的传统制造业的特征,在部分行业更是引领全球,比如新能源车、光伏等。

因此,从经济转型方面来讲,中国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性会越来越弱,将更多转向中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在此过程中,中国企业的组织能力和管理能力是自身的一个突出竞争优势。其实我们看直接投资数据就非常明显,疫情前的中国的直接投资处于一直下滑状态,而疫情后则有明显回升。

因此我认为中国的经济转型正在发生,只不过还没有到达一个量变变成质变的阶段。

美国存在高于市场紧缩预期的风险

洪灝:如何看待中国股票市场的板块分化?

徐小庆:如何看待分化问题,我们看待全球经济的时候,用一种中国与美国分化的视角去看,或许会对这个问题有更好的认识。

过去我们常常会把所有的问题联系在一起,比如在谈中国市场的时候,会很关心美国的货币政策,那么按照传统的观念来看,如果我们认为美国的通胀在2022年无法下降,那就意味着从美国的政策角度来讲,实际上美国在2022年存在高于市场紧缩预期的风险。

在疫情之后,不同国家的经济复苏的步伐本身就呈现出了非常不同步的特征,政策也体现出了非常不同步的特征。中国实际上在疫情之后表现相对谨慎,没有采取激进的宽松措施,因此相应的政策退出得也比较早。
这种分化其实已经充分地体现在了2021年各类资产的表现上。那么由于这种分化和过往的特征是不一样的,所以也就意味着即使美国在2022年进入到一个紧缩的周期,它对于各类资产的影响可能也和过去我们所经历的紧缩周期是不一样的。

如果从全球经济复苏周期来讲,美元应该是走弱的,尤其是相对于新兴市场货币应该是走弱的,但实际上2021年美元表现强势,美国的市场也比其他市场表现强势,这其实不符合一个传统意义上经济复苏的周期特征。

【特别说明】本文涉及对未来事件或者情况的描述、预测或观点均属前瞻性陈述,受难以预测的特定风险、不确定性、假设有效性及信息时效性等诸多因素限制,仅供参考之用,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或者销售要约。读者应结合自身情况,独立判断所载内容的有效性,自主决策是否采信,敦和资管及其雇员对读者使用本文章及其内容开展投资行为等活动造成的结果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 关联公司:
  • 中金公司
  • 交通银行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